当前位置:中国风机网历史陈群的才能堪比诸葛亮 陈群为什么离开刘备转投曹操
陈群的才能堪比诸葛亮 陈群为什么离开刘备转投曹操
2022-08-08

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准备了:陈群和曹操,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!

万事皆讲缘分,这虽貌似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但若深思之,却发现蕴藏着极深的道理。按现在的观点来言,其实我们自己就是一个“品牌”,而构成这个品牌的,除了学识、修养、诚信度、能力等外,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东西,那就是性格!

因为性格这东西,没法掩盖,而学识、修养、诚信度、能力等,却又最终依靠性格挥发出来。比如才子,有狂放不羁的,也有谦谦君子的,这就是性格在起作用。都是才子,那么你是喜欢哪类?这就是投缘与否的问题了。那么三国时的曹操是什么性格?这就需要找个参照物了,谁?正是刘备!

皆知刘备跟曹操是完全不同的类型,性格差距很大。刘备是沉默寡言,为人喜怒不形于色,曹操却是出口成章,为人大气而不拘小节。故而两人性格上的差距,便造成了两人手下人员的构成,最经典且能说明问题的,便是陈群!

陈群是一位被严重忽略的三国牛人,他的才能其实堪比诸葛亮的。诸葛亮,其实更多的是靠人格魅力而彪炳千秋,他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,已经成为了我们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。而陈群则是依靠制定“九品中正制”影响了历史走向。

诸葛亮是事必躬亲,所以哪里都有诸葛亮的影子。陈群却是只干事不张扬,所以经常被讥讽为“居位拱默”,好像是个吃货一般。这其实也是各自性格所起的作用。且陈群对天下大势的分析把握和精准预言,也如诸葛亮一样,是相当牛逼的。比如,他就预言了刘备在徐州必败。

当时由于曹操攻打徐州的陶谦,所以陶谦请刘备引兵前来帮忙,在曹操退兵后,刘备便被陶谦留在了小沛。也就是这时,官居豫州刺史的刘备,请陈群当自己的别驾,相当于秘书类。

随着陶谦病重,便让糜竺来请刘备接管徐州。当时陈群就反对刘备接手徐州,理由是:如今咱挨着袁术呢,他的力量很强,倘若你接管徐州,那么袁术一定会来抢,同时在小沛的吕布也会有动作,就算得到了徐州,也会是空欢喜!

但刘备却根本不听劝,决意拿来徐州,果然空欢喜一场,在对付袁术时,吕布背后插刀,刘备又成了寄居客,跑到小沛去了。

这是陈群唯一的一次为刘备出谋划策,从此后两人就分道扬镳了。哪怕陈群在吕布手下,也没有主动联系过身居小沛的刘备,显然陈群根本就看不上刘备,认为两人无缘份,不打算跟刘备混。莫非就是因,刘备不听自己的话吗?

那显然太小看陈群了,真正的原因有两个。

其一、刘备和陈群的性格很相似,两人都很沉默,不喜欢主动,自然在一起彼此都很累,比如陈群的这次劝说,显然就是话说了一半,因为只点出了,为啥不能接手徐州,而没有说出,在什么情况下才可行。

倘若当时刘备能主动询问,如何破解袁术和吕布,这虎狼相逼之势?陈群必会说出怎么办,甚至开始制定详细的步骤等细节了。可刘备却啥表示也没用。咱换个人,比如此刻是曹操,以曹操的性格必会问出:那该怎么办?我总不能到嘴边的肥肉不吃吧。

因为后来就发生过这类事情,陈群刚跟定了曹操后,曾对曹操说:王模、周逵这两人不可用。可曹操不听,果然这两人闹了幺蛾子,曹操就跑到陈群面前,坦诚认错——看,这才是真实的曹操性格,绝不是电视剧中说什么知错改错不认错,那是胡说八道!曹操为人积极坦诚,就一个字:真!

这其实就是陈群为何看不上刘备,而跟定了曹操的一大因素。因为陈群的性格跟曹操更互补,自然也就更投缘。而刘备喜欢隐忍,让人摸不透!所以刘备更偏爱法正、庞统这类性格棱角分明,充满活力的人物,也是因为互补!

其二,除了性格造成的缘分方面外,陈群之所以跟定了曹操,也跟他的出身有关。陈群是颍川的门阀世家出身。这种身份就决定了,他选择皇上(曹操)的几率更大。所以这也是为何,刘备手下多草根,曹操手中多门阀的原因。

须知,曹操自小就受到过非常严格的教育,少年时又进入了东汉最高学府太学深造,本身才华横溢,这就决定了曹操跟门阀士族出来的人,有共同爱好或语言等。

且如陈群、司马懿、荀彧等这类人,由于都是大知识分子们,说话总喜欢谈虚的,不爱把话说死或说明,这种情况下,曹操就能领悟。若用这种方式跟刘备交流试试?那非累死不可!

不然大家看,荀彧和郭嘉给曹操的“十胜十败论”,里面大多是一些虚的东西,比如开篇就是:绍繁礼多仪,公体任自然,此道胜一也……再看庞统给刘备取西川时,说的实实在在的“上中下三策”,是一目了然。所以这是第二个原因,受教育程度决定的。

故而,陈群选择跟定曹操,绝不是因刘备不如曹操,而是陈群和曹操,两人性格互补,受教育程度相当所决定的。

这其实也就告诉了我们所谓的缘分,其实就是在说人的差异性,必须要承认差异所带来的影响,故而无论是选合伙人还是其他,要注意这个“缘分”问题。

为何有的人换了一个地方,或换了一位老大后,立刻就风生水起,让人惊叹万分了?道理就在这!不是这个人没才华,而是“缘分”制约或消耗掉他的才华释放!